九江档案信息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九江记忆 > 九江记忆 > 文章列表

九江记忆

二十世纪初,帝国列强对九江的侵略

信息来源:发布时间:2016-08-29 15:10:00

  江西门户九江,在中国近代史上帝国列强早就唾诞三尺。1858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美、英、法等国最先强迫清政府签订中美、 中英、中法《天津条约》,把九江辟为通商口岸,设立“租界”,划分势力范围。随后所有的帝国列强兵舰、商船都到过九江,由九江进入鄱阳湖、赣江,进而侵占 全江西,从经济、文化、军事各方面进行渗透、控制和掠夺长达90余年,使九江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留下了大量罪证。

  帝国列强对九江的经济侵略

  

  帝国列强对九江的侵略,是从开埠通商开始的。稍年长的人都知道湓浦路就是“洋街”。“外洋街”从龙开河口至张官巷(现第一百货大楼)由西至东的沿江一带; “内洋街”从城外天主堂(现扬子江大楼)至湓浦路口。从庐山路口至江边原为从甘棠湖至长江的一条河叫湓浦港。辟为租界后把河填平,划为“中洋街”。这里就 是英帝1861年3月25日,勘定九江府西门外,自龙开河沿大江往东、至西门口以西地面积150亩作为“租界”。清政府代表张集馨与巴夏礼签定《九江租地 约》,1862年正式设立“英租界”。

  英国殖民者在租界内设领事馆、俱乐部、巡捕房、医院、教堂、银行、茶砖厂、油轮公司、趸船、码头、仓库、栈房等各种设施,由于属于公共租界的性质,所有的 帝国列强都可以自由出入,就是禁止中国人入内,且任意欺侮华人。1909年华人余发程路过租界被总巡捕马士在租界内无故打死,英领事倭纳竭力为其庇护,并 招军舰以恫吓,九江工商各界人民群众起来抗议,码头工人拒为英轮装卸货物,得到全国的声援。1920年4月14日巡捕胡晋思制造事端,无故打伤工人黄万 和,15日各码头工人罢工抗议,历时20天,迫使英方答应工人提出条件,罢工胜利。

  帝国列强侵略九江也是从鸦片输入开始的,开埠通商第一年1862年3月27日美国昌旗洋行在九江开设第一家外轮公司,专门倾销鸦片,并在九江口岸成立江西 省鸦片进口“总汇之区”。英国鸦片贩子直接从国外或从上海转口将鸦片大量运入九江销售。1884年有7家商行经营外国鸦片获取暴利。1921年1923年 九江海关缉获入关走私鸦片,有案可查的即达3455两。

  日寇在军事侵略中国的同时,在经济上也利用鸦片搜刮、毒害中国人民。在九江他们设立了专门出售鸦片的机构,名叫“戒烟所”,吸烟者也颇盛行。连十来岁的儿童都涉其间。例如有一姓解的儿童,年仅十二、三岁,因吸毒成瘾,不能自拔堕落到“介福里”妓院为鸨母接客。

  十九世纪末,美“太沽洋行”、英“怡和洋行”、“日本汽船会社”先后在九江开办。以1879年九江港外轮进出口为例,英、美、德、丹麦、西班牙五国合计进 出口船只403艘,货运量达384940吨,占九江港进出口总吨位的58.8%。同时外国油轮公司如英商德士古煤油公司,亚细亚火油公司,美国的“美孚煤 油公司”,(现址滨江路龙开河转弯处214闵赣供应站,江西省重点保护文物)相继闯进九江。九江开埠初期几乎没有煤油进口,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才有少量的进 口,而八十年代进口量大大增加,在金鸡坡设煤油栈,经此销往江西、湖北、安徽、湖南、福建、广东等地。在进口货物中,煤油进口量一直处领先地位。是江南最 大石油输入港。

  1862年开埠通商后外商纷纷到九江占领码头。同年美商“琼记洋行”派船运货到九江,仅隔两天英商宝顺洋行的轮船跟踪来到九江。美国昌旗洋行在九江张官巷义和里设轮船公司,面积193.17平方丈。同外国租界基本连成一片,也是侵入九江第一家外国轮船公司。

  设在九江第二大的轮船公司是“怡和洋行”,由英商经营。1843年侵入九江,开始罪恶的经济侵略。设在九江第三大的轮船公司是英商太沽洋行。1875年清 两湖总督李胜脱代太沽洋行租买九江地皮,地址九江龙开河特别区海关西边,(现港务局七号码头)趸船名为“巴沙”,并在滨江路(现海员公寓)设办公室、仓 库、货栈,开始在九江的航运活动。出口是以茶叶、瓷器、鸡蛋、皮革为主,进口以百货为主。设在九江第四大的轮船公司是日商“日清公司”。1919年在九江 正式设立码头,在南浔铁路驳岸旁设“德安”、“在兴”两只趸船,出口大米。进口以百货、杂货、海产品为主。

  清末,在没有京广铁路之前,九江不仅是我国东西交通的要道,也是通往广东的必经之道,长江货物前往广东必须大船换小船(波阳、湖北长江线)而广东货物通过 珠江的西江过大庚岭60里旱路进入赣江,由赣江进入波阳湖到达湖口。进长江需小船换大船,所以清政府在离湖口40里的哈蟆石即姑塘设立海关,收取来往船只 的税。九江设立海关,收税很丰厚,道光年间和康熙年间的税额比较九江关增长289.8%,为全国之首。

  1901年10月25日清政府为了偿还庚子巨额赔款,被迫将这一丰厚收入的九江海关姑塘分关,都划为1859年9月清政府被迫任命的英藉税务司李泰国管 辖。1862年正月九江海关正式设立专税司“通商各国船税务”部门,设外藉帮办2名,外籍插手10名,华人插手14名,月支经费银3000两。税务官3 名,发审官1名,库官1名,月支经费银1438两。九江海关机构除设置税卡外,还在市区设厘米卡,下设姑塘分卡、兰桥分卡、新港分卡;大姑塘分关设梅家洲 分卡,对过往一切盐、粮、木竹一律征税,而美英为首的侵略者的鸦片以“洋药”为名在九江大量倾售却畅通无阻。据九江关税司穆厚达民国元年报告:(1912 年)本年九江关共计征收关平银可占清政府税收总额的63%。可见当时九江财政收入、经济命脉完全被帝国列强掠夺。

  1875年俄商在九江建立汉口新泰茶砖厂九江分厂,制造茶砖。1882年又在九江设顺丰砖茶厂。俄国砖茶厂每年生产砖茶600万俄磅,除砖茶外还生产方 茶,1891年生产方茶3700担,1895年发展到6547担,增加将近一倍。据作者的祖母回忆(68年去世)她年轻时也擀茶叶。每到夏秋两季,俄商从 修水、武宁收购大量茶叶,然后招募大量青年妇女对茶叶进行人口挑检。从事这种工作的人必须头一天拿到一个牌子,第二天凭牌子入车间进行工作。当时附近农村 妇女涌到这里拿牌子,没有牌子的只有露宿在街头。这里要求极其严格,不准身上、手上带有油的东西,用工最多时达800名左右。俄商在九江贩运、制造茶叶产 品,很大部分由九江运往天津,转运到俄国恰克图。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九江为中国最大茶叶出口商埠,1902年占九江埠海关贸易出口货物的 44%。

  1897年3月30日,日本在台湾成立株式会社台湾银行,1913年在九江成立分行。日在浔银行,不仅竭力在控制各通商口岸的进出口贸易,操纵当地金融市 场,扩大资本输出等方面与英国为首的西方列强展开竞争,而且还在浔非法发行钞票。同时充分利用“钱庄”等旧金融业为其服务,专门以质押九江人的房屋、财 产、高利贷等方式,进行野蛮的掠夺。同时不择手段地勾结官商,收买奸商,笼络商民,攫取九江地方实业所有权。如:曾在1915年趁南浔铁路刚通车获利甚 微、资金短缺、仅以100万日元贱价,将铁路附近的琵琶亭江岸码头与仓库占为己有。抗战时成了日军海军司令部。由于英、日列强操纵控制九江金融市场,呈现 的是白银外流、官票下跌、物价飞涨的混乱局面,给九江脆弱的民族经济,带来了无穷的灾难。

  1900年美藉基督教牧师代古成利用庚子赔款的资金在九江开办了“九江长途电话局”。(1938年逃回美国)垄断九江通讯行业。

  可见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帝国列强是从各个方面控制九江经济命脉的。

  

  帝国列强对九江精神文化侵略

  廿年代初期,帝国列强在进行九江经济侵略和渗透的同时,进而实施精神侵略。

  1865年,首先由法国帝国主义在九江城外建立了江南最大的双尖塔仿巴黎圣母院式样的红砂石为外墙的天主堂,并以此为中心,大肆扩展,逐步建立了所属的城内天主堂、仁慈堂、济世中小学等总共14个教会团体和学校。

  1867年,美帝国主义的基督教卫斯理派公会随之侵入,建立了“修道院”,在九江成立赣北、鄂东教区,辐射湖北、安徽。美国基督教派别很多,还有安息日会 (柴桑小学后九江最早水塔东侧),循宣会。1912年,已在中国有相当势力的美国、英国、加拿大、基督教安宗,为了共同加强在华宣教事业势力,决定联合成 立中华基督教圣公会,江西基督教安立甘宗,此后习惯上被称为圣公会。1905年,美籍传教士范美德、沈克礼及华人胡厚斋会长由汉口来九江传教,这是美国基 督教圣公会组织,它先在江边租屋布道,后得到上级教区的支援,遂在九江大中路建一教堂称“复生堂”(现督府巷教堂)、圣公会教堂(八角石军分区招待所 内)。数年后瑞典藉教士林子渔及美藉教士高达德,在九江东门口创办“安德烈小学”不久改办为“圣约翰中学”(现一七一医院对面)开办“圣约翰医院”(现 171医院)。

  英帝主义教会系统有伦敦会、循宣会、浸礼会、内地会等先后在九江发展教友,设立了宗教组织。解放前老市区只那么大,街街巷巷布满了各种教会势力范围。

  美国基督教卫斯理派组织侵入九江后最早在龙开河以东现九江中百站即龙开河批发市场一处开办“同文小学”。但地方太小不便扩展,1866年教会强迫清政府要 地皮扩建,於是传教士骑着马绕南门湖跑了一圈,九江人称为“跑马圈”。这一圈是当时兴建的同文中学的范围。这个范围内包括能仁寺的山门,即现九江二中教师 办公楼的山坡地一带,和肖家村的水田即现在九江二中的教学楼和大小各种球场,都是范围之内。肖家村的村民不愿离开赖以生存的田地,于是家族推选了3位代表 在清政府九江道台衙请愿。并走三步跪一下插上一支香表示虔诚。请愿群众进谒后,被衙役驱回,留下3位代表即年长者。第二天挂在城门头上的是三个血淋淋的人 头。罪名:勾结太平匪军,造谣滋事。事实上太平军仅只彭泽少量残兵败将,九江并无太平军踪影。肖家村全村村民都跑光了,现在星子县蓼花乡姓肖的全是当时由 肖家村逃出的后人。这块地皮被美帝无偿占有了。在同文中学教学大楼正面有一块用铜钱组成花边的青石匾还珍藏在市博物馆内,铜钱已是绿铜锈,英文是金铂制作 的。内容是:“这座建筑物是通过出售古币而建造起来的,这古币是唐代开元年间(公元713年)发行的,是大卫摩尔主教的及时帮助下于公元1901年在校园 内发现的。”这古币到底有多少?价值多少呢?作者曾在1988年调查访问过九江基督教老教友原妇育保健院老药剂师李翰明先生(1992年逝世时93岁)他 说:“这件事情我是知道的,我13岁从浙江宁波到九江,当时这钱叫罗汉钱,这钱有两罐,每罐有铜钱2000个左右。听说当时一个铜钱可以换到一美元,美国 许多博物馆收藏。后来我到九江钱币学会查阅对照,当时兑换确实是一个铜钱换一个美元。美国基督教建这栋楼不但没有投资而且攒到一大笔钱,不然怎么舍得用金 铂铸字立碑呢!这是美帝进行文化精神侵略的自供状。1869年、1906年改同文书院为南伟烈大学(预科)。1917年定为同文中学,毕业后与南京金陵大 学教会学校接轨。

  

  帝国列强对九江的军事侵略

  

  九江历来是军事重镇。自1862年九江开埠通商设立租界以后,帝国主义列强即以军事力量为后盾,进行经济、文化侵略的英国在九江港岸专设长江舰队,除巡逻 舰日夜巡逻外,在官牌夹、二套口、江北窑厂三处设3艘主力军舰,专门对付九江人民保护租界利益。1909年英总巡捕马士,在租界内无故打死过路华人余程 龙,英领事倭纳竭力为其庇护,并招军舰以示恫吓。1927年九江人民庆祝武汉人民收回英租界时,游行的群众冲向租界,英国殖民者吓得逃向江中军舰上。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失陷后,国民党领导中心由南京移驻武汉。日本侵略军于1938年6月继续攻陷安庆的马当,溯江而上,直趋武汉。中国军队为保 卫武汉与日军进行一场大会战。武汉会战是抗战初期一次较大的战役,九江属于第九战区的右翼。九江沦陷后由日酋少将中山司令驻守九江,隶属武汉市。统辖陆、 海、空三军,所辖范围除江西境内沦陷的地区以外还有皖、鄂毗邻地带。日军57旅团司令部设在现市一中内,包括一个工兵连,两部拉水的汽车。中山司令就住在 这里。日军68团指挥部设在现九江二中内。琵琶亭(老火车站江边)火车西站为日军海军司令部和军用仓库及军火转运站。根据解放后日本旧军人访华团提供城区 昭和十八年四月军事布防图,便知当年日军占领九江设在九江的许多据点的情况。

  日军占领九江后,大肆烧杀抢掠,据《江西抗战损失总报告》记载,九江抗战期间死亡人口达23537人,其中男性22026人,女性1239人,儿童442 人;重伤1556人,轻伤3239人。烧毁或拆毁损失房屋13213栋,各种财产总损失为280833900001000元。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全国人民经过8年的浴血抗战,迫使日军於1945年宣布无条件投降。这是中华民族近百年来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第一次全面胜利。

  

  帝国列强在九江的墓区 

  

  根据《黄埔条约》及附约中所列的条款,规定法国殖民者可在通商口岸建造教堂。中美《望厦条约》关于在“五港贸易,或久居或暂住,均准其租赁民房或租地自行 建楼并设立匡馆、礼拜堂及殡葬之处规定”及“倘坟墓或被中国民众毁掘,中国地方官严拿照例治罪”的规定特权,法国传教士与九江道台议定,於清道光廿五年即 公元1846年签订购买现庐山区五里乡南湖村,陆家垅山地六百亩为法国天主教基地。1847年,开始在此兴建教堂一座,为江西省最早的法国天主教堂,教堂 房高5米,有6间房,平均每间16平方米,最大的中央一间有24平方米。此房为砖木结构(土砖)中央一间房屋有园井式的地下室,里面放着8口棺材,这些都 是悬空用钢筋挂着。棺内除死尸、经书外没有其它物品。

  在这墓区埋葬的死者是对法国天主教在中国传教中有一定“业绩”和“身份”的人。这些人不一定是在九江死去,有的是上海等通商口岸死去运到这里埋葬。所谓 “身份”即并不是所有的天主教徒都可以在这里埋,而是通过教会统一办理。这里有天主教主墓6座、神父墓9座、修女墓7座,死者有法国、日本、英国、中国四 个国藉的人。

  基督教的墓区在九江第二发电厂附近,当时只要是基督教徒都可以入墓葬。这些墓地受到历代反动政府的保护,保存完好,即使1938年日本兵闯入墓区看到教堂升起法国国旗也没敢轻易捣墓。解放后,墓区由政府收管。

  

  纵观九江百年,帝国列强凡是强迫清政府和国民党政府签订的不平等条约,条条都能在九江留下遗址和伤痕。帝国列强的经济侵略、精神侵略和军事侵略,从工业到 农业、从住宅到基地无处不有。对九江人民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使我们深刻认识到落后就是挨打,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只有共 产党才能救中国。写下这一部分文稿仅是以史为鉴,教育我们后代。一个世纪将结束了,新的二十一世纪即将到来,我们必须珍惜今天的胜利成果,更紧密地团结在 以江泽民为首的党中央周围,把我们国家、把我们九江建设得更为富强、美好。

  

  (作者系九棉一厂中学政教主任、中教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