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档案信息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九江记忆 > 九江记忆 > 文章列表

九江记忆

九江近代外交史上的几起中外冲突事件

信息来源:发布时间:2016-08-29 15:09:00

  九江与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接触和交往早在13世纪末己开始。

  1283年,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游历九江,称九江是一座商业发达的市镇。16世纪以后,中国的对外关系才逐渐起了变化,明末西欧殖民势力开始入侵。 1840年鸦片战争后,中国门户洞开,帝国主义列强纷纷入侵。1858年6月26日,英国强迫清政府订立丧权辱国的《天津条约》,规定长江一带各口岸为英 船出进货物通商之区。增开汉口、九江、镇江为通商口岸。而长江各口岸的开放又是通商口岸制度自沿海伸入内地的开端,也是中国内河航行权被外人侵夺的滥觞。 1961年3月7日,英国人马夏礼(H.S.ParKeS)来浔勘地划界。随后,美、法、俄、德、日、荷等国依据不平等条约,纷纷踊入九江,掀起“瓜分” 狂潮,强夺租借地,划分势力范围,在九江建教堂、开银行、设商行。租界是外国侵略者在中国内部建立的侵略堡垒。从此,中外关系发生了本质的变化。独立自主 的中国开始沦落为一个主权残缺的半殖民地国家,侵略与被侵略,奴役和被奴役的关系取代了国家间的平等关系。随着英、美等国在九江设立领事馆,九江与外国政 府间屈辱性的外事交往亦拉开了帷幕。

  外国侵略者除对中国进行政治、经济侵略之外,并通过他们的传教士进行各种文化的、精神的侵略活动。许多传教士都抱着政治目的和掠夺野心来到中国,他们和本国政府勾结在一起,把教堂作为中国的据点,充当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侵略队伍的先锋。

  1856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中外关系中出现的另一新局面,就是中国人民反洋教斗争的普遍展开。从19世纪60年代起,德化(今九江县)、彭泽、南康 (今星子县)、新建、吴城(今永修吴城)等地,都发生了规模大小不同的反洋教斗争。所谓“教案”问题开始成为中外交涉中的经常项目。

  九江教案:1902年6月26日,九江天主堂传教士樊某披着传教外衣,借传教为名,招摇过市,到处生事。纵容吸毒,包庇嫖娼,包揽词讼,无所不为,以致平 民屡屡受害,切齿痛恨。为此,府台张贴告示,给不法之徒以厉色,饬令教会整顿,劝人为善,安定民心;同时要求民众大胆检举不轨行为,如再有借传教为非作歹 之事,将严惩不贷。

  湖口教案:1904年5月23日,传教士陈直甫无故驰马湖口大街,将居民宁子祥之妻刘氏撞倒在地,致使刘右眼、右颧、牙床等多处跌伤。宁同母异父之弟邓洪 友当场指责陈直甫,反遭殴打。宁向县署投诉,县署传讯陈直甫,陈避入教堂,拒不遵传,并诬其受董延瑞唆使与教会为难。最后,仅对陈罚洋20圆,草草了结。

  瑞昌乡民追杀传教士:1904年12月27日,瑞昌县(现为市)左家村乡民手持棍棒、梭镖、锄头追杀法国传教士。该县令闻讯带差人前往救助。怒不可遏的乡民抓住县令,揪扯胡须,拳打脚踢,众随从均挨打。左姓族长恐事情闹大,跪地求情,呜爆赔礼送回,方罢。

  余发程案:1906年3月7日,湖口县农民余发程初次到九江,路过英租界,随意观望,英总巡捕马士发现后,即用警棍猛击余腹部,余当场倒地,抬到医院,不 久死亡。8日,德化县(今九江县)知县到场验尸,验明死者身上有致命伤3处,确系击伤致死,遂报经九江道台文福照会英领事倭纳 (E.T.C.WENER),坚决要求惩办凶手。英领事复照称:该巡捕仅用木棍将余推开,并未用力殴打,因余身体软弱,行至数步,自行倒地。该巡捕见其倒 地,抬到医院诊治,经医院验视,其人体弱,血停身亡,并无伤痕。

  英国领事的复照,歪曲事实,推脱罪责,把凶手美化成善人。当即九江各界群众奋起抗议,码头工人拒绝为英船装卸货物,对英实行抵制,得到了全国人民的声援。

  迫于九江人民的压力,英国驻沪高级审判官盛金生来浔,判定赔偿500大洋,并言称照英国法律,只能监禁数日,并无偿命之理。马士当日以无罪开释,当时华官默然,律师也不提起异议,棍打人命案就此了结。

  九江美孚洋行建筑码头桥梁交涉:1913年3月间,美国美孚洋行在九江金鸡坡江边建浮桥、筑码头。因长江水流是北急南缓,故民船多舍北依南航行,忽发生此 种码头桥,避让不及,时有撞船事故。九江通商交涉局长吴文泰就此有碍民船航行之事,多次据理向美方交涉,未果。

  九江美孚洋行码头及沙河美以美会教堂赔偿案:1914年2月19日,美国驻汉口领事就九江美孚洋行码头,及沙河美以美会教堂,因兵乱损失,应认赔偿一事, 向九江府递交照会。九江府台认为:此等小事,且系普通,实属无凭,考据繁琐,数目甚微。因而拖延,不予理睬。

  枪杀无辜少年:1919年3月12日下午,星子县一农民在庐山芦林,俄国东正教堂附近砍柴,俄教士伊沃那持枪逞威,阻止砍柴,竟开枪射击,将路过此地的在 余福兴铁匠铺的学徒工郑更喜(15岁,湖北大冶人)击倒身亡。中方多次向俄方交涉,要求惩办凶手。俄驻汉口领事将伊沃那带往汉口“讯办”。此事引起了极大 民愤。19日下午,九江各界1564人举行公祭大会,为冤魂伸冤昭雪,声讨俄帝国主义暴行。湖北同乡会也曾两次请愿声援。

  英巡捕任意殴打中国工人:1920年3月14日,英租界巡捕在太古码头货栈无故将码头工人黄万和打伤,引起码头工人与巡捕发生冲突。英领事馆请驻浔的英国 水兵协助弹压,又重伤两名中国工人。15日,各码头工人联合举行罢工,在英租界示威,要求撤换捕头,惩办凶手,保护华工,外国水兵不得随意登陆滋事。罢工 持续20余天,后通过协商,将捕头免职,并赔偿抚恤费,罢工获得胜利。

  美兵肇事案:1920年3月22日,美国军舰衰可罗司马号停泊浔港,舰长谎称租界内有危险情况,遣兵援救,乃骤然登岸,美兵无故打死华工1人。九江府台多次交涉,要求美国舰长查明凶犯,依法治罪。31日后,美舰离浔。再无下文。

  任意伤害人命案:1924年5月30日,日本国在九江的日清公司职员,无故将趸船小工刘财明推入江中淹死,当即引起了中国工人愤慨,九江全体工人举行了罢工,要求惩办凶手,保护中国工人的生命安全。该公司被迫接受了部分要求。

  上述中外冲突事件清楚地表明,统治阶级卑怯屈辱的投降与广大群众坚强不屈的态度,形成了强烈的对照。官吏既为自保,更不敢得罪洋教士,于是教士、“教民” 更为飞扬拔扈,而遭殃受害的则是人民。这样,人民和侵略者之间、人民和官府之间的矛盾,更进一步激化,中国社会中潜伏的革命因素也随之继续增长。

  1927年,在中国共产党的推动和组织下,国民革命军从广东誓师北伐。北伐军很快克长沙、收岳阳,光复武汉三镇和九江,把革命浪潮从珠江流域推进到长江流域。

  1927年1月6日下午,英国又挑起事端。一个英国人雇用码头以外的搬夫为他搬行李,被罢工纠察队队员吴直山阻止。开始仅是搬夫与纠察之间的争执,英国人 却以大棒将纠察击昏在地,这就发展成广大目击者与英国人之间的冲突。正在这时,停泊在江边的英军舰忽发两炮示威。群众听到炮声,愤怒地冲进租界,拆毁租界 四周的木桩、沙袋、铁刺藜等物。并当即向英国领事提出了强烈抗议。1月13日,九江市民1万余人在大校场举行反英游行示威大会,国民革命军第六军政治部主 任林伯渠在大会上作了演讲,大会通过了7项议案,并举行了游行示威。21日,九江市民对英外交行动委员会发表宣言,提出:废除中英间一切不平等条约,禁止 英军舰在中国内河航行,收回租界。

  3月15日,经过长期的斗争,九江英租界正式为中国政府收回。与此同时,武汉国民政府还接受了牯岭公事房。原租界完全成为中国政府管辖的一个区域,外国人 对这个区域里的事务无任何发言权。从此,中国国旗飘扬在原英租界上空,九江人民可以自由出入这里。英租界收回后,成立了特别区管理局,管理该区一切事务。 一年后,特别区管理局撤销,该区划归九江警察局第六局管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