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档案信息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九江记忆 > 九江记忆 > 文章列表

九江记忆

朱镕基总理四次九江行

信息来源:发布时间:2016-08-29 15:06:00

  1996年4月30日下午。九江宾馆主楼的多功能厅内,九江市的主要领导人正在向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汇报工作。

  会场上方主席台正中央坐着朱镕基,一左一右分坐在朱镕基两旁的是江西省委书记吴官正、省长舒圣佑。与主座相对,一字排开的是九江市的市委书记、市长、副书记、副市长们。市委书记熊承忠居中,正好与朱镕基副总理对面。

  陪同朱镕基来的国家部委领导和江西省的一些部门负责人坐在左右两排。四面相向,整个会场呈现一个矩形。

  朱镕基对九江并不陌生。

  1991年,他刚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务院生产办主任不久,就视察过九江。那是夏末的一天,他考察了共青、九江玻璃纤维厂、国棉二厂、江西制氧机厂等单 位,下午在老市委大院的平房会议室听地方领导人汇报。市委领导钟起煌、彭宏松等人的汇报已经结束,朱镕基正在讲话。

  突然,停电了,室内顿时一片昏暗。朱镕基的讲话被阻断了。一打听,原来是九江日报社施工,吊车挂断了高压线,一时无法修复。这个意想不到的插曲,使在座的九江市委书记钟起煌、市长彭宏松十分尴尬和无奈。这时,只听朱镕基总理不紧不慢地开口说:

  “能源紧张是全国普遍现象,我就这样接着讲吧。”

  这句替人开脱的话说得十分幽默,会场上气氛随之轻松起来,有人甚至忍俊不禁笑出了声。

  就着江西电视台肩上扛着的照明灯射出来的光束,朱镕基继续侃侃而谈……

  5年过去了,这回是朱镕基第二次到九江。与上次不同的是,他这次主要视察农业。30日上午,朱总理先行视察了永修立新精养鱼池。接着参观的是德安园艺 场,园艺场负责人向总理介绍:创业3年,这7000多亩连片的果园,已成为赣北地区规模最大、品种最多、标准最高的果业基地。

  上午11点多,朱镕基来到了九江县永安乡明闸村。这个村是全国农村经济抽样调查点。总理走近农家的窗前,看见了家中的彩电、冰箱、洗衣机……来到地头,铺 天接地蓬蓬勃勃的棉苗和长势喜人的油菜一眼难收。村里人指着一种植株有些异样的油菜告诉总理:这是从法国引进的,叫“沙苜菜”……

  上午目睹的一切,使朱镕基感到兴奋。可能上次停电的记忆还存在脑海里,他觉得眼前的九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九江担负主要汇报任务的是市委书记熊承忠,他最先汇报了九江近5年来发生的变化,接着谈了市委、市政府正在实施的工作思路。他说:“我们正在以抓工业的办法抓农业,以抓农业的劲头抓工业,抓财政收入逆向推动经济发展……”

  也许这段话使朱镕基听起来新鲜,他开始注意熊承忠,问道:

  “你当市委书记多久了,原先是干什么的?”

  坐在朱镕基身边的吴官正代答:“一年多,原先是省委副秘书长、省委政研室主任。”

  熊承忠在汇报中谈到了九江所属的县(市、区)全部开通了程控直拨电话,九江化工厂生产的烧碱很畅销,但苦于流动资金不足,不能满负荷生产。当他谈到“九江的纺织全行业亏损,而农业生产出来的棉花大量积压,希望中央增加从九江调拨储备棉的任务指标。”

  朱镕基问:“你们纺织厂平均储棉可用多长时间?”

  熊承忠略显迟疑:“大概一个月”。朱镕基对数据把握得十分精确,他毫不含糊地说:“不对,不会有这么多,你现在就去查,查清了马上报我。”坐在熊承忠 身后的主管工业的副市长立即起身,过了一会把核对的数字拿来了。朱镕基接过看了看:“哦,只有11天”,他笑着对熊承忠说:“你看,是我对了。根据世 界棉花涨落的行情看,你们的纺织厂不会有很多的储备棉。”事后,熊承忠在传达朱副总理视察九江情况的大会上谈到了这件事,深有感慨。

  在汇报会上,熊承忠提到朱副总理在永安乡看到的引进油菜品种“沙苜菜”,是从法国引进的油菜新品种。朱副总理听了,若有所思。他戴上眼镜,在笔记本上记下些什么。

  熊承忠最后代表九江提了3点要求:

  一是申请将九江沿长江大堤的治理全部列入国家计划。

  二是请求增加20万担的储备棉任务。

  三是恳请拨给企业流动资金和技改铺底资金1.88亿元。

  熊承忠特别说明,由于资金紧张,目前一些效益好、市场畅销的企业产品,像宁红茶、耐热陶瓷、建筑陶瓷等,无法满负荷生产;不少已建成的技改项目,如环氧丙烷、改装车等缺乏启动资金,难以形成规模效益。

  熊承忠结束了汇报。

  省委书记吴官正请朱副总理作指示。

  一阵掌声之后,朱镕基亲切地赞扬了九江自91年以来有很大的进步。希望更好地扎扎实实地干、踏踏实实地干。继而谈到农业,他强调:

  “重视农业不能停留在口头上,要有行动,化肥、种子、农药都要帮农民着想。第一次听说法国油菜种子,要认真对待这件事,有进展随时向我通报。亩产600 斤,如果成功了,我说买他1千万斤种子,这在全国农业生产中是件了不起的大事。”关于引进外资,他认为:“引进外资要注重效益,明确引进的目的。我们现 在缺的不是钱,缺的是技术!是管理!盲目引资的结果,乱七八糟的东西进来了,而我们的许多好企业、好项目却跑到外面去了。”朱镕基说话简明扼要,阐述问 题一语中的,场上的人全都在屏息静听。他直视着熊承忠,说:

  “你提的三个问题,第一个找甘子玉,国家需要统一规划一下。”

  国家计委副主任甘子玉坐左边第一排,他对长江一带的情况十分熟悉,当即表态回北京后要开计委常委会认真研究这件事。

  朱镕基接着谈了对第二个问题的看法:

  “棉花压库问题,首先要明确一个概念,我们的棉花不是多了,只有正常的棉花储备,才能保证纺织品的质量。棉花看上去多了,主要是纺织厂不储备棉花。现在我 们要求每个纺织厂储备2个月的棉花,没有钱,银行敞开借。如果九江的纺织厂储备足了,你还多20万担,再来找我。我要15万担。”他转过头,笑着对身旁的 吴官正说:

  “官正5万担”。

  “第三个问题是资金”,朱镕基继续说:

  “这里要讲一个原则,我们没有抽紧银根,近几年来,我国的贷款每年都以20%的速度递增。现在需要压缩的是基建,流动资金绝对要保证。如果你们做到了既不 挪用资金、产品又有市场这两条,要多少钱银行就借多少钱。”他扫了一眼会场,问:“江西行的行长来了没有?”右边一排的中国人民银行江西分行的行长应声 答道:“来了”。吴官正告诉朱镕基,行长的名字叫钱保生。

  “钱保生?好呵”,朱镕基一听就笑了,他打趣地对钱行长说:“钱放在你那儿保证生。”这句话把全场的人都逗笑了。朱镕基又对着熊承忠说:“如果地方银行不给,你直接找我,我先把工资给你。”场上的人一齐鼓起掌来,气氛一时很活跃。

  这时,总理大声地问:“我说的话记住了吗?”

  “记住了。”熊承忠答口令式地大声说。

  “要做到哪两条,重复一遍”

  “一是不挪用,二是产品有市场。”熊承忠清晰迅速地作了回答。

  朱镕基笑了,笑得十分开心。

  1998年,就在九江人民抗击百年未遇特大洪灾的紧张时期,日理万机的朱总理又在36天之内,两赴九江。

  7月4日,九江刚度过98年第一次大洪峰,长江、鄱阳湖水位开始超过历史最高水位时,朱镕基在温家宝陪同下冒雨来了。他一抵九江,立即前往灾情最重的德安 乌石门村与石桥村看望灾民,然后赶赴九江县永安长江大堤。5日乘船巡查市区域防堤与东侧的益公堤,晚上与省、市领导及水利专家商讨固堤方案。

  在石桥村,因灾困顿在这里42岁的下岗女工刘荷香面对总理毫无顾忌地诉说自己的遭遇,告诉总理自己靠做米糕卖养活一家4口。

  总理夸她:“你还不错嘛,还会做发糕卖。你能干,我相信你爱人也同样能干。”直言快语的刘荷香像对亲人倾诉,大声道:“总理呀,我不行哟,人家有钱,我们没钱!”

  洞明世事而又充满布衣情怀的朱镕基听罢哈哈大笑,临走时,送给刘荷香一个红包:“这是代表江泽民总书记给你的一点心意。”

  5日晚,朱总理听取了关于长江堤岸整治工程方案汇报后,立即表态给予大力支持。他说:9亿多元资金,中央出大头,拿7.5亿,省里出小头,拿1.5亿,其余尾数由九江市承担,今年开工,分3年完成,彻底把江堤整治好。

  6日上午离浔时,走向汽车正欲进车门的朱总理停下脚步折回身来,在九江宾馆大厅门口殷殷叮嘱送行的省、市领导,一定要保住长江大堤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差不多谈了半个小时。

  1998年8月7日下午1点50分,九江城防堤4-5号闸之间出现险情,无情的洪水瞬间就把江堤撕开了一个40多米长的大口子。2个多小时后,中南海总理办公室接通了九江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电话。

  市防汛抗旱常务副总指挥张华东紧张地接过听筒,朱总理的声音清楚地传来,询问决口和灾情。

  听完张华东的简要汇报,朱总理语气强硬、坚定,字字千钧:一定要死守大堤,无论如何要把口子堵起来!如果人手不够,可直接打电话给国家防总,直接派解放军支援。

  总理问:抢救人员要不要直升飞机,空投救生衣、橡皮舟?

  张华东回答:“要和省、市领导商量一下……”

  总理道:马上研究,要什么调什么!一定要保证人民生命安全!淹没的损失将来可以补回来,人死了就不能复生,所以一定要保护人民生命的安全,特别是东边的堤一定要保住不再决口。

  通电话的两天以后,朱镕基总理又来到九江。8月9日这天,烈日如火,气温高达39℃,下午4时45分,朱基与温家宝驱车前往决口。车在离决口最近的渡口 停下来,水已淹至前面不远处的街道,但不知从何处得知消息的市民们自发地围在渡口两旁,夹道欢迎。当面色严峻的朱基总理走下车时,市民们齐声高喊:“总 理好!”

  也许是百姓的信任使心情沉重的朱镕基放慢了脚步,他没有马上走向渡口,而是折身向人群走去,向市民们问好,并走进几家小屋探望问候后,才转身走向渡口,登上专来迎接他的快艇。

  负责向总理汇报决口情况的是副市长、城区防汛总指挥吕明。汇报会在快艇的小会议室举行,吕明简要地述说了决口经过。

  总理问过水淹范围和人员伤亡情况后,紧接着询问防洪墙的问题。

  吕明说:“这段堤是1966年修筑的,当时没有清基。1995年为了提高防洪标准,市里自筹资金在原土堤上增加了防洪墙。由于4月才动工,汛期快到,工期紧,所以也没有清基。

  总理厉声问:现在倒塌的墙里有没有钢筋?有没有用竹筋代替钢筋的?这样的堤有多长?

  吕明答:“未发现竹筋。这一年建的防护墙有6000多米,每一段墙的具体情况我不很清楚”。

  朱镕基怒斥道:不是说“固若金汤”吗?谁知堤内是豆腐渣!这样的工程要从根查起,对负责设计、施工、监理的人员都要追查。人命关天,百年大计,千秋大业,竟搞出这样的豆腐渣工程,王八蛋工程!腐败到这种程度,怎么得了!……

  会议室空气紧张,谁也不吭声。

  稍缓,朱总理感叹道:要实事求是,要对党和人民负责,历史是不能欺骗的,水灾之后,一定要整治,要高标准修长江大堤。当然,国家也要拿钱,但一定要修好,要请专家监督,保证质量第一。

  这时,快艇已驶近决口处,朱总理走下快艇,走上已经出水的外围堰,水上水下一片欢腾。总理站在沉船上,拿起话筒,面对与洪水搏斗的子弟兵,大声有力地道:

  “同志们,我受江总书记的委托,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向广大指战员表示崇高的敬意。你们是一支英勇的军队,江总书记调你们来,这是党和人民对你们的信任和考 验!”后,朱镕基总理高举双手,向子弟兵们致意:“拜托同志们,谢谢同志们!”朱来到住处,已近晚7点,他匆匆进房抹了把脸,草草吃饭,看完他每天必 看的“新闻联播”,又下楼开会。

  细心的服务员小户,见总理换下来的皮鞋上沾满了泥水,就动手擦起来。她惊奇地发现,朱总理的皮鞋竟是这样普通,与她当汽车司机的父亲穿得几乎差不多。

  第二天早饭后,朱镕基总理就离开了九江,走时他的脸色和缓多了。这天,根据朱总理的指示,成立九江城防大堤堵口抢险指挥部。3天以后,决口处合拢成功。